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低俗幽默】(01-03)【作者:夜惊单于】
【低俗幽默】(01-03)【作者:夜惊单于】
字数:45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在人间

  「进来。」办公室里坐着一个微胖的中年人,戴着黑框眼镜,正盯着电脑的屏幕思考者什么。

  中年人听见声音,却是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抬起头,之间一个长相秀丽的青年男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年轻人身高超过1米8,身型矫健匀称。白皙的脸庞上点缀着一双星目,炯炯有神,只是眼神中蕴涵着一抹悲伤却是难以掩饰。

  「我爸,走了。今天早上。」

  「谢谢秦哥,在学校就承蒙你关照,出来后也是你一手把我带起来,你帮我的已经太多了。今天,我是来辞职顺便跟你告别的。」名叫李榆杨的年轻人从兜里掏出一封辞职信,递给了中年人。

  「师兄,你已经帮了我太多了。这段时间老爷子重病,我一边照顾他一边上班,免不得迟到早退。你一手把这些责任都揽下了,别人背后嚼了多少耳根。你再批我个长假,说不得总经理也会怪罪你。到时候连累了你,你让小弟我如何自处。」李榆杨双手放在桌上,又把辞呈重新推了回去。

  「这封辞呈就先放在我这里吧,你要回来的时候再来取。我一个部门经理在这干了这么多年,几句嚼耳根子的话都挡不住也白混了。你去吧,老爷子出殡的时候叫我一声。」

  三日后,榆杨的父亲顺利出殡,多亏几位好友的照应,仪式颇为顺利。
  「Hello?」电话里传来一声甜腻却略带沙哑的成熟嗓音,似乎刚刚睡醒,还带着一丝被扰乱清梦的愠怒。

  电话里接着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娇喘,然后话筒似乎就被掩上了,只能听见零散的喝骂。「你是?」电话对面的人似乎明白了什么,背景里隐约听见重物落地的声音和沉闷的惨叫。

  「李榆杨?你是李榆杨?你是我……思倩的儿子?」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然后,又传来了那个听到就似乎会让人勃起的性感声音:「是的,但是她现在不太方便跟你通话。你还在岳阳市对么?」

  「那你介意来美国见见她么?」对面女子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不过背后却似乎还有一丝呻吟。

  「那好,你带着护照现在去机场吧,我会帮你订好机票。」然后对面就匆匆挂了电话。

  「喂,喂?」李榆杨很奇怪对面的反应,刚想回播过去就听到手机传来新短信声。打开一看是航班的确认的短信,再一看时间是在1小时之后。赶不及奇怪为什么对面会有自己的手机号和签证问题,李榆杨赶紧跑回家拿起护照,四处找车前往机场。

  这时候已经快到早高峰的时间,尽管不断催促司机师傅,最后还是迟到了半小时。然而奇怪的是机票已经被自动改签为稍后的航班。登机的时候更是有专门的机务人员带着他走了贵宾通道,护照上贴了张贴纸就被领上了飞机。

               2、在人间

  飞机开始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白色的云层飞快地向身后略去。昏黄的灯光混着污浊的空气让漫长的旅途变得更加疲惫。第一次乘坐头等舱的新鲜感也无法抵消这种不适,榆杨歪着头靠在宽大的座椅上一动不动。空旷的头等舱里只有他一位客人。唯一的声响是来自身后经济舱的些微呼噜声。这是大多数旅客抵抗这漫长旅程的武器。然后榆杨的内心却如同窗外翻腾的云海,坚定地抵挡着倦意。
  「先生,请问你要点什么饮料?本机在这次航班中为您准备的贵宾酒品是5年份的库克香槟。」耳边温柔软糯的声音,榆杨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一双修长笔直的美腿。

  身边的美女空姐保持着弯腰的姿势平视着榆杨的双眼,胸前沉甸甸地坠着一对美乳。只可惜真正的空姐的制服都不是开领的,除了大致的轮廓几乎什么都看不清。顺着高耸的胸部一路向下,黑色的包臀裙完美地包裹着浑圆的臀部,漏出一对穿着黑丝的美腿。然而平凡呆板的制服鞋子削弱了诱惑感,榆杨心里暗暗可惜。

  视线不自觉地游弋了一圈,榆杨突然意识到了这种行为的猥琐,赶紧抬起头对视对方的眼睛。化着淡妆的瘦削脸庞,标准的网红模样。

  「我要冰水,谢谢。」榆杨笑着对空姐说。刚进厨房,年轻空姐就顺手将帘子拉上,跑到另外一个娇小的空姐旁边低声耳语:「这次碰到极品了,小燕子你不要跟我抢。」

  「那你知道今天的贵宾酒是什么么?」晓晓并不在意小燕子语气中的调笑,反而岔开了话题。

  「今天的贵宾酒是5年份的库克香槟,还是我们起飞前大区经理亲自送来的呢!」

  晓晓突然夹紧自己的丝袜美腿,不自然地扭动了几下。就在两位空间窃窃私语的时候,机舱里的榆杨却在暗暗苦笑。

  「听说是美国A&M集团的的董事长助理特别叮嘱的,看来不是一般的富二代。而且这个人实在是太帅了。虽然衣着品味真的不怎么样,居然穿着运动装。
  但是你不知道他笑起来有多好看。我觉得就算他一文不名,就靠这张笑容就能火的一塌糊涂。啊,不行了,一想到他的笑容,我下面居然要湿了。「

  美女空乘发的呆对于他并不陌生,自从母亲『死』后,就不断有人质疑他不是父亲亲生的。毕竟虽然眉眼相似,但榆杨的相貌比之父亲犹如出沙之玉。尤其是他笑的时候,几乎没有女人能够抵挡。要不是他平时没钱打扮、不苟言笑又洁身自好,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倒追他了。

  另一方面也可见母亲的相貌是多么出众,仅仅遗传了一半的榆杨已经几乎算超自然能力,母亲只能说是祸水的级别。只是多年未见母亲的相貌愈发模糊,再加上岁月荏苒,也不知道现在的母亲是个什么样子。再漫长的飞行也终有着陆瞬间,再绵长的思绪也难免还归虚空。在飞机上的小插曲过后,李榆杨最终还是难敌人类的生理反应陷入了梦乡,直到此刻被耳边的轻柔声音唤醒。

  侧蹲的穆晓晓几乎把嘴贴到了李榆杨的耳朵上,微湿的香甜气息轻拂过耳边的茸毛,让李榆杨的小兄弟几乎瞬间起立。

  李榆杨猛的睁开眼睛,却看见另一位娇小的吕燕弯腰拖着一条毛巾,几乎压在自己身上,脸一下子就红了。浑圆巨大的双乳坠在纤细苗条的肩膀上,晃悠悠地似乎下一秒钟就会积压在自己的小弟弟上。身为处男的李榆杨何曾经历过这种场面,只能支支吾吾地蹦了几个字出来。

  吕燕倒是被这羞涩的一幕逗笑了,转过头看着气鼓鼓的穆晓晓:她刚刚强行要跟穆晓晓一起来『色诱』这个优质小鲜肉,惹得这位好闺蜜不开心了。

  「穆小姐,吕小姐,这一路多谢你们的照顾了。我……」本来想公事公办的说两句场面话,但是看着眼前穿着制服的旖旎身影,心里却像猫挠一样,一团乱麻。

  穆晓晓心中却是暗喜,转过身从衣帽间拿过李榆杨的外套,悄悄挡住了吕燕的视线,从腰间摸出一张纸片不着痕迹地塞进了靠近李榆杨方向的外套口袋。然后转头向着李榆杨娇媚地笑了一下,又伸出灵舌轻舔了一下嘴唇。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外套的另一面,吕燕几乎镜像地做了相同的动作。这种明目张胆的调戏让平时被老爸管教严格的李榆杨几乎不只如何自处,只能伸手去接过衣服,还以饱含真诚的微笑。

  出机舱门的时候,李榆杨又碰到了穆晓晓和吕丽,她们专门等在贵宾通道旁送自己下机,只是两个人都低着头,一点都不复之前在机上的轻松。

  李榆杨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两位美女,然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想在美女心中留下坏印象的李榆杨在经过她们的时候小声问道:「我是第一次到深城,是来见亲人的。人生地不熟的,到时候如果有时间,能请二位美女吃顿便饭交个朋友么?」

  听到这句话之前失态到几乎流泪的穆晓晓突然像中了五百万一样开心,惊喜下居然伸手抱了一下李榆杨。旁边的吕燕尴尬地看了一眼晓晓,她对李榆杨暂时还没有觊觎之心。然而此刻李榆杨『不计前嫌』的邀请还是令吕燕心中颇感到温暖,伸出柔荑握了一下,算是认可了这个邀约。

  在切切的私语和公式化的问候声中,李榆杨顺手拉起行李朝着机场外走去。
               3、穷碧落

  美女带着宽大的墨镜掩住了半个脸庞,头上也带着宽檐帽,遮住了精心盘起的秀发。然而高挑的身材,和风衣若隐若现勾勒出的身段都显示出她不科学的身材。女子的脚下一双细跟尖头红底无水台高跟鞋,正是著名的CL今春的新款。
  高达16厘米的鞋跟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敲击声,也仿佛落在了周围每一个男人的心底,吸引了数不清的视线。

  脚上是一双的黑色丝袜,伴随着走动若隐若现地露出饱满纤细的小腿与性感的踝骨。李榆杨心中不知自己是走了桃花运还是桃花劫,只能往前迎了几步。只是还没等他张嘴,对面的美女就先开了口:「是的,我妈妈是思倩。」

  「好的。」而与此同时,在距深城1000公里外的一栋巨大的地下建筑之中。庞大的空间中到处都闪烁着银色的金属光泽,充满了未来感,然而在最中心的大厅中却装饰地富含人文主义色彩。橙色的简约装饰随处可见,符合人体工学的各式家具散布其中,地板上铺着厚厚的地毯。

  房间中或跪或躺或站着十几名赤裸女性,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香气。一位混血帅哥正跪在中间,面对着一张宽大的椅子。特意设计的巨大椅背投下阴影,挡住了坐在椅子上人的大半身体,只露出一双穿着露趾高跟鞋和黑色网袜的美腿,漆红的鞋底闪着魅惑的颜色。

  「不准叫我妈妈!我的儿子只有榆宝。你不过是我跟那个恶心的老头制造一个野种,你没资格叫我妈妈。你,从现在开始,只能叫我主人。」

  性感的声音却带着无比的恶毒,从齿间挤出腥黑的毒液。

  「小奶狗,嗯,这个比喻不错,榆宝小时候可爱的的确像个小奶狗。而且这些年你为公司的确是做了不少贡献,模样……」椅子上的人伸出了一双纤瘦的玉手,向上勾了勾。跪着的男人赶紧跑过去仰着头伸到女人的指尖上,露出谄媚的笑容,「模样也的确不错。」

  椅子上的人伸出手指,用锋利的指甲抵在混血帅哥的脸上,笑吟吟地说道:「既然如此,但我就收回去吧。」

  说罢锋利的指甲如刀子般划过脸庞,割出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混血帅哥惨叫一声,连滚带爬地要远离这个女人。椅子上的女人一跺脚,尖利的鞋跟将面前的男人的手掌牢牢地插在了地上,又是一声惨叫!猩红的血液从伤口中不断涌出来,还没来得及落在地上,就汇成鲜红的小蛇争先恐后地爬上高跟鞋,又消失无踪,只有鞋面那诱人的颜色闪烁着死亡的光泽。

  「圣女,该死,又让莲娜那个死妮子抢先了。」

  「榆宝哥哥,你的口气倒是变得真快。」

  只有一个性感的身影从毛毯中爬起来,走上前伸手抓起地下的男人的脚,一路拖行出门。即便被抽了三分之一的血液,男人的身体仍然接近60公斤重。皮肤紧紧地贴在骨头上,嘴里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声音。然而在那个纤瘦的女人手中轻飘飘地却好似一块皱巴巴的肮脏抹布。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