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高挑妈妈成了同学的炮友】(13)【作者:455823944】
【高挑妈妈成了同学的炮友】(13)【作者:455823944】
字数:90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

  「强子!雨下的这么大?估计咱们去网吧的计划要泡汤了。」

  望着窗外瓢泼大雨,从雨点中勉强的透过缝隙,那颗被风动摇晃的粗大柳树,不在像往日那般挺立,屈服的弯曲下来,似乎让我看到爸爸的身影……

  「郁闷,估计电网一会儿还要停电。」

  我刚说完,就见乌云密布的天空中被黄色的闪电撕破了一道口子,接着轰隆隆的雷声震耳欲聋,屋内瞬间黑暗下来。

  「艹!你嘴开光了吧?这准?完啦完了,洗洗睡吧,今晚就在我家将就一宿吧!」

  这晚我不知道何时入睡,想不到周末期待的美好时刻,竟然被一场大雨浇了个空。

  这场无边的大雨整整下了一夜,次日晌时方停下来。本想回家,董叔叔把我留了下来。

  「小强啊!过会儿给家里打个电话,今晚留下来陪我家小军,我跟你阿姨值夜班,他一个人在家不放心。」

  董军的父母在医院工作,说白了就是私人办的医院,工作时间也不是确定的,叔叔和阿姨对我印象很好,他们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我没有理由拒绝人家的,董叔叔走后,董军乐坏了,又邀请了同学宋雪龙、东子,都是我们班比较投的来的朋友,四个人耍在一起,把董军家作个低朝天,这一玩竟忘了告诉家里今晚不回去了,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怎么了强子?输了不贴纸条?」

  东子那家伙打打扑克牌很厉害,我们四人跑的快,数他是常胜将军,我跑的最慢,满脸都糊满了,他还要往我脖子上粘。

  「等会儿哥们!我去洗手间给家里打个电话,回来再玩。」

  我放下扑克牌,边往洗手间走,边想怎么跟妈妈说,真怕妈妈臭骂我一顿,然后不顾颜面的让我马上回家,干脆别捅老虎屁股了,还是打给爸爸吧!

  喂!儿子,啊!我早上就回部队了,你还没回家?快点回去,什么?那你跟你妈解释吧!我看你快了,她的脾气能忍你一而再吗?小坤这几天我给他安排好在来军区,他在咱们家住,你们要和睦相处,好了。

  嘟嘟……

  我靠!我没说完,爸爸就挂我电话,他走了,那妈妈跟阿坤在家?我心想坏了,那小子指定会对我妈动手动脚的,一切过程还要晚上都摸看远程监控了。
  我犹豫了一会儿,拨通妈妈的手机,夜不归宿不告诉她我会死的很惨的,电话响了好一阵子没人接听,都晚上了,妈妈怎么不接电话?我心里着急,真怕妈妈出什么意外,这次妈妈的电话拨通后,响了几声就被挂掉了,反复播几次都被挂掉,我决定最后播一次,如果还被挂断,我只能马上回家或报110了。
  这次响了几声后,妈妈接起了电话,声音很小,不像平日那般响亮。

  「喂!儿子,怎么…怎…不回家?」

  「妈!你大点声,说话怎么断断续续的?干啥挂我电话?」

  「妈妈…洗衣服不小心把…手机掉水里啦…不要……啊…」

  「妈?」

  嘟嘟……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妈妈怎么了?我还没告诉她今晚不回家呢?电话关机了,应该是进水了不能用了吧?也好,我给她发短信告诉她一声,这样我明天回家也说的过去。

  「强子?快点出来,我憋不住了。」

  「好!我这就出来。」

  这晚,我们几人玩完了扑克牌,开始讲鬼故事,他们一个个的可能白呼了,讲的挺吓人,我一看表快10点了,示意大家都睡吧!明天还低上学,几人才停下来。

  董军让我跟他睡一起,我死活不肯,这小子脚丫子太臭,我坚决睡沙发,让他们三人挤一张床上。

  等他们进屋后,我赶紧打开手机,看到妈妈给我回了一条信息。

  「儿子懂事了,知道告诉妈妈一声,嗯!在人家乖乖的听话,早点睡!晚安!」
  妈妈的回复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怎么突然妈妈变得温顺了?平日总是先批评我一顿,唠叨个没完才勉强同意,今天不但爽快的答应还夸我几句,让我心暖暖的,这样温柔的母亲,才符合她的美丽嘛。

  关掉信息,打开远程客户端,把时间退回到今天早晨。

  妈妈清晨跑步回来,在洗澡间里冲洗着,隔着门窗跟客厅外的爸爸对话。
  「老公!我舍不得你走,在呆几天,等把阿坤的事定下来再走吧?」

  爸爸对着镜子整理着军装,把皮鞋拿过来打着鞋油说:「不行,都好几天老领导没给我答复了,我必须亲自跑一趟,两个孩子就拜托给你了,我回来也快,用不了几天的。」

  妈妈听后没在说什么,赶紧吹干头发,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看你?又不是回部队工作,只是办事还穿军装。」

  妈妈走了过来,把爸爸胸前的扣子整理了一下。

  「亲爱的!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奶子好像更大更丰满了。」

  爸爸看到妈妈胸前裸露肌肤白嫩无比,幽深的乳沟露了出来,高高的挺立的胸脯把浴巾撑了起来,成真空状态,好似一个丰润的孕妇。

  「死样,出去办事的话别心疼钱知道吗?早点回来。」

  妈妈神情中流露出不舍的样子。

  爸爸没说什么,心里只想一件事情,就是赶快找到小张,狠狠的骂那小子一顿,在多弄几颗逍遥丸来征服自己漂亮的夫人才行。

  「我走了。」

  爸爸咬着牙,推开门大步走了出去,妈妈默默的看着爸爸的身影消失殆尽。
  当她关门转身之间,看到身后高大的男人,只穿一件宽松的短裤站在那里,中间的部位膨胀起来,让她感到了恐慌,娇手包住胸前,抓紧浴巾,身体向后退缩着。

  「师娘!老师走了怎么不告诉我?」

  妈妈回过神来。

  「他出去安排你军校的事儿了,晚上就回来了。」

  妈妈盘算着如何逃避对方,她实在害怕眼前的这个孩子,尤其是那里,让自己完全招架不住,想到这里,妈妈的脸蛋儿微红起来。

  「老师辛苦了,师娘我饿死了。」

  妈妈很惊讶对方今天怎么突然礼貌起来,按照他的要求,老公走了以后,他会对自己做那事的……突然有反差,妈妈到觉得怪怪的。

  「我……去……」

  妈妈用手指了指房间。

  「师娘是要换衣服?」

  妈妈点了点头。

  「嗯!很好。」

  阿坤拉起妈妈的手,向爸爸的卧室走去。

  「干嘛?」

  妈妈不情愿被他拉着走。

  「当然是我替师母挑选了。」

  妈妈被阿坤推进了屋内。

  「你别这样对我了好吗?」

  看到他在挑选内裤,妈妈恳求着说。

  「我尊重你才亲自为您挑选,今天看师母表现了,表现让我满意的话,我就放过你。别忘了,叔叔走后,这个家我才是男主人。」

  妈妈虽然害怕对方的大鸡巴,但毕竟是过来人,她装作镇定的拿起床头上,爸爸留下来的香烟,顺势点燃吸了一口。

  咳咳!

  她从来不吸烟,却装作会吸的样子,阿坤注意到了妈妈的表情,他就喜欢妈妈装屄生气的样子,漂亮女人吸烟的样子深深的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说吧?怎么表现才能让你满意?」

  妈妈整理一下浴巾,坐在床边,双腿折叠交叉起来。

  「配合我,接受新主人的要求,做一个懂主人心思的性奴。我要的不光是你的肉体,要的是刺激,想让师母接受我,跟我真正的谈一次恋爱,弥补你女儿对我的空缺,我不想去部队留下什么遗憾。」

  妈妈弹了弹烟灰,捋顺一下长发说:「可以!我想过了,最后纵容你一次,如果你还依然不思悔改,我决定用死的方式见我老公,你看我说到能不能做到?」
  她的美目中含着泪水。

  阿坤看到冰冷如霜的女人,倒吸了口凉气,看来过了今晚,在征服不了这匹烈马,那么自己只能败下阵来。

  「好!我发誓师母,只要今天你24小时顺从我,明天我们就各奔东西,形同陌路,把这些衣服换上,我们厨房先培养情调。」

  阿坤把衣服扔到床上,默默的离开了房间。

  妈妈看到那条透明的红色小内裤,这是老公临走时送给妈妈的,让她等爸爸回来穿给爸爸看的,想不到阿坤竟然选中了这条,她觉得愧对爸爸,无奈之下还是穿上了,然后双腿套上到大腿根部的长筒黑丝袜,胸前赤裸裸的没有胸罩,只围上一条粉色刚盖住内裤的围裙,光滑的后背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更过分的是,阿坤在家中还让妈妈踩着黑色尖尖的恨天高。

  穿好以后,妈妈觉得走起路来总是怪怪的。

  出来后,见阿坤坐在沙发上,不知跟谁通电话,笑的声音让妈妈很反感。
  她走进了厨房,开始做清晨的早点,见阿坤鬼祟的进来就问:「跟谁通电话呢?」

  「噢!我一个哥们儿,下午要请我喝酒。」

  妈妈洗着菜,感觉到自己裸露的臀部上,一双色手在不停的游走,让自己很不自然,都已经决定的事情,妈妈忍受着他的胡来。

  阿坤贴在妈妈耳边说:「师母!我把哥们约到家里品尝您的手艺如何?」
  他的色手,顺着妈妈黑色的丝袜来到了前方,隔着透明的红色内裤摸着中间的缝隙。

  「我知道师母不会拒绝,因为此时此刻的我,是你的男朋友,也是你的老公。」
  「啊…别…人家要炒菜的,我听你的。」

  阿坤蹲了下来,分开了妈妈的双腿,舔那透明私处说:「我是谁?」

  「啊…不行痒…老公。」

  「大腿配上黑丝袜性感死了,女友的妈妈真是漂亮,内裤这么快就湿润了呢。」
  昨天被阿坤肏了一次,晚上爸爸要走,又勾起了妈妈的私欲,只可惜爸爸稍微持久一点,说不定妈妈就来了那潮,说是女人的私处是不可侵犯的,一旦侵犯起来,往往是最脆弱的,像妈妈这种矜持、端庄、高贵的女人也受不了舌尖上的挑逗。

  被阿坤舔的无力再去弄那早点,放下铲子,双手扶着灶台,屁股不由自主的高高翘起,闭眼呻吟,享受年轻人给他带来的快感,胡子扎着妈妈的阴唇,让她很快的抽搐起来。

  阿坤满意的舔了舔流到大腿上的爱液,这是他胜利果实的第一步,摸了摸妈妈柔软的阴唇,恋恋不舍的站起来,拍了拍妈妈雪白的屁股说:「老婆!早点我就吃两个煮鸡蛋就好。」

  妈妈红着脸,挺起身来,拿出鸡蛋放在水中煮起。

  阿坤的色手伸进了妈妈宽松的围裙里抓着,嘴巴在妈妈光滑的后背上来回的亲舔着。

  「好香!岳母娘真是生的一副好身段。奶子好像更挺了呢。」

  妈妈的巨乳被色情老手玩弄的几下就把她的乳头弄硬了,平日爸爸亲裹好久才勉强站立,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身体竟然这么不争气,随便对方一摸就让她受不了,尚未退去的高潮随之涌上心头。

  妈妈终于把持不住,哀求着说:「我想要。」

  阿坤听后兴奋了,他让妈妈转过身来坐在灶台上,问道:「娘子!我的好岳母,您大点声,说什么我听不清。」

  「我想要你。」

  妈妈说完羞愧的低下头,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要求对方,自己目前处在怀孕期,欲望比未孕期更加强烈,阿坤又是丛花老手,妈妈敏感的身体被他全部摸索开发出来,既然顺从对方,妈妈决定今天的一切就是服侍他满意,从此互不相欠。
  阿坤喘着粗气,眼睛不断的盯着妈妈性感的红唇,脱着裤子说:「要我什么?我不是很明白呢?」

  看到对方凶狠粗大爆筋的阳物,妈妈心慌意乱,对这跟熟悉好几次的客人,妈妈又爱又怕,爱恨交加的指着勃起的阴茎说:「要你的那个。」

  「是大鸡巴嘛?岳母?」

  妈妈点头看着对方。

  阿坤分开妈妈的双腿,让妈妈自己包住大腿,然后把妈妈的湿透了的透明内裤播到一边,妈妈多毛湿潞潞的小穴一览无遗。

  「喜欢吗岳母娘?」

  妈妈以往很忌讳他这样过份的问话,此时却被问的神情意乱,芳心大开,下体深处被浴火焚烧的滚烫骚痒,让妈妈急需对方这只水枪灭火。

  「喜欢,喜欢你的大鸡吧。好人,干我!」

  阿坤也没想到一向矜持女友的妈妈,今番表现的这么骚浪,大鸡巴对准妈妈的屄,用力插了进去。

  「嗯……」

  妈妈一声闷哼,还好紧窄的蜜洞已经适应了这个巨无霸,很快蜜洞内就传来了强烈的刺激。阿坤朝蜜洞深处插了进去,整根大肉棒全部没入,而蜜洞内的嫩肉也紧紧的包裹着这根入侵来的鸡巴,妈妈和阿坤性器官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阿坤痛快地发出一声低吼,缓缓地把大鸡巴抽了出来,仅留了一个龟头在蜜穴内。

  「谢谢女友妈妈把这么紧嫩的阴道让我寻欢作乐。」

  粗大的肉棒开始快速的操干。

  啪啪啪……睾丸撞击在丰臀上,激起阵阵臀波,妈妈胸前的美乳也随之荡漾起来。一阵又一阵的电流如潮水般涌向妈妈的脑海,无耻地贯穿了身体,征服着蜜穴内每一处的嫩肉。妈妈从来都不喜欢叫床,和爸爸做爱的经历,更让妈妈认为叫床是淫荡女人才做得事。然而现在……蜜穴内剧烈的刺激,正在寻找一个发泄口。啪啪啪……冲击的力道越来越大,每一次冲刺都顶到了花心。那种快感几乎要把整个蜜穴融化。

  「啊……好大力……」妈妈终于忍不住叫出来一声。阿坤听后,如同受了鼓励,连续猛干了几下。再也无法抑制,淫叫声像是脱缰的野马,从妈妈嘴里奔跑而出。

  原以为……做爱最多不超过10分钟,看来这一切都被老公误导了。

  阿坤把妈妈的美腿抗在肩上,嘴唇舔着妈妈黑色的丝袜,问道:「好岳母,女婿肏的你舒服吗?」

  看着妈妈挂在他肩膀上的黑色高跟鞋,阿坤更卖力的大幅度肏干,只有看到妈妈穿着上档次的鞋子,才能感受她骄傲的高贵之色。

  「啊……啊……到低了……肏死我了……噢……啊啊啊……」

  听到端庄的妈妈叫的这么骚,又主动说出她最反感的下流之话,听得阿坤差点缴枪,慌忙停止肏干,他不想这么快死在妈妈的屄里,拉起妈妈,妈妈不解的配合着他搂着他的肩膀。

  「岳母把腿紧抱我的腰。」

  妈妈不知他要做什么,把双腿交叉的盘了起来。

  阿坤双手用力扶起妈妈的屁股,妈妈被他悬挂在空中,出于害怕坠落下来,妈妈双腿紧紧的夹着。

  阿坤抱起妈妈慢慢的向上挺动,这样的姿势妈妈还是第一次尝试,每一次的坠落,那粗大的根部几乎把她的阴唇压扁,龟头似乎更深的进入妈妈的花心。
  「啊……这样深。」

  阿坤不理会妈妈,抱着妈妈边肏边往凉台走去。

  妈妈慌道:「别……阿坤,我们回房间,你让我怎么服侍你都好,去凉台对面楼里的人会看见的。」

  「管他呢,看我们肏屄是一种享受。」

  阿坤抱着妈妈来到凉台,拖起妈妈的屁股肏干。

  「啊…不要…对面有人看到啦…别…啊…啊啊啊…不行了…要……被你肏死了…去了…啊啊啊……」

  「肏、肏……真紧,还说你不喜欢?被别人看,岳母是不是刺激?」

  阿坤受不了的猛烈冲刺。

  「啊……死啦死啦……你肏死我了……啊啊啊啊」

  「刺不刺激?岳母被对面的男的看到我肏你刺不刺激?」

  妈妈不知道是怎么了,她注意到对面的男的掏出鸡巴看着她俩撸动着,被别人偷窥,让妈妈很快的出来了。

  「刺激!啊……你还没出来?」

  「想不想让他肏?」

  阿坤全身被汗水湿透,用最后的力气顶撞妈妈的小穴,下下到低,次次碰肉,肏的啪啪直响。

  「想……不是……啊……不是……太猛了……哎呀……啊啊啊……人家……只让你肏……放过我吧……又来啦……来啦……」

  「啊……啊……果然……岳母果然是个骚屄,啊啊啊!」

  阿坤几声闷吼~跟妈妈一起来了高潮。

  放下妈妈,妈妈瘫软无力的坐在地上,他摸着妈妈乌黑的秀发,妈妈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意图,摸着尚未瘫软的肉棒含在嘴里,为阿坤清理鸡巴上残留的爱液。
  这一炮,从清晨5点,一直干到5点四十,妈妈彻底服了阿坤的体力,阿坤还想回房肏妈妈一次,被妈妈拒绝了,妈妈示意他锅里的鸡蛋已经熟了,阿坤才放过妈妈,吃着鸡蛋边补充体力,边想妈妈这等高级货色是否让哥们侵占一下?想到这里,他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小强看到这里,撸射了三次,看到妈妈被同学肏,他软了又硬,硬了在射,几乎和妈妈还有阿坤爹同时达到高潮,身体已经疲惫,还是受不了刺激的场面,继续观看着回放。

  家里阿坤和妈妈如同情侣般相互谦让爱慕的吃着早点。

  此时他们冲洗完后,为了干妈妈方便,阿坤没让妈妈穿任何衣物,二人全身赤裸的坐在沙发上,阿坤把妈妈的娇手放在大鸡巴上,妈妈不敢看那粗大货,慢慢的撸动着。

  阿坤则抱着妈妈,双抓玩妈妈的奶子。

  「岳母娘的奶子完全不输给母牛。」

  「去你的,真色死了。」

  妈妈加快速度,撸的小手关节发出了响声。

  阿坤剥开挡在她胸前的长发说:「阿姨的屄可要比你女儿的紧多了。」
  听到姐姐,妈妈羞愧的不敢看他,手双手轮换的酸疼,对方依然屹立不倒,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雄赳赳、气昂昂的指着妈妈,显然不满意她的娇手。
  阿坤握着大肉棒顶到了妈妈的脸颊上。

  妈妈呼吸加重。

  「坤……啊……」

  刚想说话,的大肉棒快要顶到眼睛了。硕大的龟头在妈妈的左脸上画着圈圈。妈妈喘着粗气,大鸡巴的挑逗让妈妈心中燃起了一股莫名地不安与欲火。

  雄性分泌激素的腥味刺激着妈妈的大脑,就像上瘾一样,妈妈的身体开始变得酥软起来。

  「岳母阿姨,张开嘴……」

  妈妈的内心失去了控制,慢慢的张开小嘴,两腮深陷一个肉坑。

  阿坤受不了,用布满青筋的大牛子气势汹汹,开始慢慢地在妈妈小嘴里抽插起来。

  他要感受一下女友妈妈的两张嘴有什么不同之处,还要享受贵夫人为他带来最刺激的盛宴。

  「好岳母,看着我。」

  妈妈缓缓睁开眼,仰视着看他。以这样的角度俯视平时高高在上的妈妈,看着妈妈带着幽怨的眼神张嘴吃大鸡巴,心里征服感达到了顶峰。任由妈妈性感的小嘴自由发挥的吸了一阵。

  阿坤让妈妈离开了沙发,二人站了起来,把妈妈的双肩按了下去,直到膝盖贴到木质的地板上,这样妈妈就跪在地上给他口交。摆好了姿势,阿坤用力的顶了两下。

  「嗯……嗯……」妈妈难受的呻吟着。

  「岳母阿姨,该你动了……用我教你的。」

  想到这,今天就是最后一次对他做破格的事情,妈妈开始用一只小手套弄着肉棒,另一边小嘴开始吞吐起硕大的龟头,另一只手搓那阴囊,最后一次了……吮吸的声音响了起来,被吸得非常爽的阿坤激动的说:「骚岳母,学的真快,没想到阿姨平时头头是道的嘴吃鸡巴也这么厉害。」

  妈妈慌张地想辩解,阿坤不待妈妈说出来又把肉棒插了进去,用力的插了几下,龟头插到了小嘴的深处。

  「嗯……呜……呜……嗯……」

  阿坤双手袭向了妈妈的胸部,极富技巧的玩弄着妈妈的美乳,雪白的美乳在他的掌中变换着各种形状,乳头还被成为重点照顾的对象,每次揉捏乳头时,饱满娇挺的乳房像是要炸开一样,妈妈会「啊……」地叫出来,敏感的身体也随之颤抖。阿坤露出邪恶的笑容,乘胜追击,抽插妈妈小嘴的大肉棒力道又加了一分,底下蹂躏美乳的手掌也更加用力。

  「嗯……嗯……嗯……呜……呜……」

  妈妈的呻吟像是痛苦的哀号又像是快乐的呼唤。娇挺的乳房像是已经屈服于玩弄的淫手,充血的乳头又硬又翘,妈妈的俏脸已经被染得绯红,从乳头传来的刺激,几乎麻痹了妈妈的整个身体,全身上下都在不自主的颤抖。

  阿坤忽然把大牛子从妈妈的嘴里抽了出来,淫液还有口水让大鸡巴闪闪发亮,而妈妈的嘴角也满是淫液和口水的混合物,看起来非常淫靡。

  看着跪在地上臣服的女奴,这样的情景也让阿坤淫性大发,握着大鸡巴又混着这些淫液混合物凶狠的插回了妈妈的口里。

  「嗯嗯……嗯……呜~」

  妈妈的嘴里含着老公以外的大鸡巴,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就这样玩弄一位贞节人妻女友妈妈的小嘴,阿坤爽得难以自禁,虽然肏过很多女人的屄,但面对妈妈这种良家货色却不自拔,疯狂的扣住妈妈的头部,不停地抽插这张迷人能说会道的小嘴,试图挺进更深,无奈太过刺激,把持不住的向妈妈嘴里接连发射炮弹,妈妈瞪大眼睛呜呜个不停,头部被对方勒紧,只能强忍接受滚烫的液体流进深喉。

  咳咳!妈妈微张的小嘴,那淫靡的淫液和口水混合在一起流淌,要多淫荡就有多淫荡。

  想吐出白色之物,被阿坤阻止,只得咽下,乖乖用嘴巴吞吐鸡巴上残留的精液,娇手摸那阴囊,暗自心惊。

  妈妈是过来人,爸爸每次射后,阴囊如泄了气的皮球,而此时这个皮囊鼓鼓囊囊的,丝毫看不出已经射过两次了,这样的储备精良的弹药库,妈妈知道意味着什么,搞不好24小时都要接受对方精液的洗礼,妈妈内心开始不安起来。
  「噢!」

  爽过的阿坤满意的抚摸着妈妈飘逸的秀发,并发出了舒服的声音。

  接下来,阿坤把我妈从客厅肏到卧室,又从卧室肏卫生间,几乎在我家各个角落肏一次,当我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二人正在爸爸和妈妈寻欢作乐的卧室,也在寻欢作乐。

  看到这里,我的手机电量滴滴发出报警的声音,已经凌晨两点半了,我赶紧收起手机闭眼休息,再不睡明天跟不上老师的精神头那就糟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